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佛山瓷砖论坛+门户,最专业的瓷砖行业综合性网站

  • 致力打造中国最专业的瓷砖论坛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24|回复: 0

李婆,愿天堂有你的家

[复制链接]

14

主题

1

帖子

35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35
发表于 2018-1-23 11:17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bJ0J1LrVlaRUv0Dc.jpg
文/古尧
01
去年过年,我回了老家。我拖着行李箱走到村口,眺望着这既熟悉又陌生的一切。
由于太久没回来了,我感觉整个村都变了样。以前那些低矮的瓦房已经拆除了,家家户户都修建了楼房。高高的楼房整齐排列,楼房外面的墙贴上了有花纹的瓷砖。
我一边走一边感叹着村里的变化。
在那整齐排列的房子中,有一间却特别显眼,是黄泥砖盖的瓦房,在这群高楼中,摇摇欲坠,似乎是这里最格格不入的存在。
路过这间危房的时候,我好奇地往里面多望了几眼。
两块木板门虚掩着,露出一条门缝,里面黑漆漆的一片,几乎什么都看不见。隐约能看见里面有一张床,一张桌子,狭小的空间里堆满了杂物。
突然,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向我走来。她头戴一顶破草帽,花白的头发露在外面。她穿着一件已经几乎褪成白色的藏青色棉衣,右手里拿着一支竹竿,开了花的。
她背上驮着一大袋饮料罐子,走起路来砰砰作响。她一步一步的挪着双脚,每一步都走得很吃力。
经过我身旁时,她停了下来,抬起她那佝偻的背,眼珠子溜溜一转,问道:“你是三妹吧,长这么大啦。”
我本能地点点头,满脸疑惑地看着她。其实我根本就不认得她,只不过我在家里排行老三,奶奶常叫我三妹。
她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,说着我听不懂的话。我愣在原地,我看见她推开了那两扇虚掩的木门。
02
回到家里,我很好奇,向奶奶问起那个捡破罐子的老婆婆。
奶奶说:“她是李婆,你一点也不记得她了吗,你小的时候,她经常来逗你呢!”我一脸惊愕,表示没有一点印象。
奶奶不由地给我讲起了李婆的故事。
李婆他们一家是很多年前迁来这里的。当时她和丈夫领着三个孩子,大的不过八岁的,小的一岁不到。
丈夫在矿地做矿工,所得的收入是他们一家五口人的生活来源,虽然不多,日子也算过得去。
不幸的是,刚来不久,李婆的丈夫却遭矿难死了,家里的重担一下子落在了她的身上。为了生计,她不得不一个人打着几份工作。
三个孩子还很小,需要她的照顾。但她不能带着孩子去工作,所以李婆决定自己开一个早餐摊档。
李婆走东家跑西家,到处问亲戚朋友借钱,能问的都问了,最后筹集了500块钱。钱不多,但也够买些基础的用具。
终于,她的小摊档在村口开了起来,生意很红火。李婆的手艺很好,听说以前在城里跟大厨师学过。李婆卖的早餐,不但味道好,分量足,报价也很公道,一份只要一块钱。
再加上大家都知道李婆的情况,都愿意去她那里买早餐,大家私下都说,对李婆“能帮一点是一点。”
看着大家排着长队买她的早餐,李婆很感动,她知道大伙是帮她。
李婆的生意做得越来越好,她的人也越来越憔悴。
李婆每天三点就爬起来,为一天的生意做准备。捣米打浆,做成粉条蒸熟,工序不多,但功夫要细。李婆的炒粉条,嫩滑爽口,在我们村里的名气越来越大,口碑很好。
李婆是带着孩子去卖早餐的,她在摊前忙活,摊后是三个孩子,小娃在摇床里。大娃和二娃也不闹,静静地坐在李婆身后。
有时候,小娃哭个不停,李婆忙得无暇顾及,有些顾客也会主动帮忙照顾逗逗孩子。
大家都对李婆说:“你真有福气,有三个儿子,熬过这苦日子,你就能享福啦。”
李婆憨憨地笑着,眼里闪着幸福的光。
即便做了早餐生意,有了比较固定的收入,养活三个孩子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除了卖早餐,李婆还去做钟点工,背着小娃去,把大娃和二娃锁在屋子里。平日里还会去厂里拿些手工活回家干。
就这样,李婆终于把风雨飘摇的家安定了下来。
李婆没什么好盼的,只希望自己的三个孩子能快点长大,他们是她唯一的依靠。
说到这里,大家可能都很好奇李婆后来怎样了吧。我也是迫不及待想要知道。我追问着奶奶说:“后来呢?”
奶奶叹了口气说:“李婆她命苦啊……”
03
李婆有三个儿子,大儿子李强,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,跟着村里的年轻人出外打工,好几年都没回来了。
偶尔打电话回来就是要李婆给她汇钱,李婆心里着急,担心儿子有什么急事,每次都给他汇。但这些钱,就像石了沉大海,一去不复返了。
后来再没有过大儿子的消息,有人说他吸毒了,也有人说他坐牢了,谁也不知道。
已经44岁的李婆继续做着她的早餐生意,一边卖早餐,一边打听着大儿子的消息。
这一年二儿子李伟也辍学回家了,李婆不愿让他出外打工,给了他一笔钱,要他跟着舅舅学做生意。
他倒好,和镇上的混混赌钱,把钱都输光了。现在是无业游民,专门在镇上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。
李婆气不过,生了一场大病,每天都叹着气说:“真是造孽了。”
十年如一日的操劳,铁架子也有垮掉的一天。李婆其实才四十多岁,看起来却像六十多岁,皱纹爬满了她的脸,暗黄的皮肤,没有一点血色,她的脸活脱脱一个干瘪的橘子。
李婆心想那两个儿子是靠不住的了,她的指望又落到了小儿子李聪身上。这样想着,心里头又有了些盼头。
这一次她怎么也不会让小儿子辍学,李婆又开始起早贪黑地工作,为的就是能供小儿子上大学。
幸好小儿子还算争气,真考上了大学。
这是李婆这一生最骄傲的事情了,她逢人就说:“我儿子是大学生。”
后来小儿子毕业了,在一家小公司工作。她和大学认识的姑娘准备结婚了,但人家是城里的姑娘,家境殷实,李聪连房子都没有。
女方的家长说了,只要有房子就同意婚事。
李聪才刚毕业出来,哪里有钱建房子,李婆也为儿子的婚事着急,她拿出了十几年的积蓄,在村里建了一栋三层的房子。
李婆说:“这些钱本来是要留给你们仨结婚用的,现在也好,建个房子,你们三兄弟一人一层。
房子建好了,大儿子李强居然莫名其妙的回来了,带着老婆孩子。李婆的三个儿子都回来了,心安理得地住进来李婆盖的新房。
但最应该住进这栋房子的李婆,却依旧住在村口那间摇摇欲坠的黄泥砖瓦房。
本来建房子时,有一个房是预留给李婆的。但是三儿子结婚时,把那间房挪用来堆放嫁妆了,后来,那间房就变成了他们的杂物房。
三儿子李聪觉得有些愧疚,也受不了村里的闲言碎语,几次劝媳妇收拾房子出来给李婆住进去,但他媳妇坚决不让。为了这件事,夫妻一直闹矛盾。
最后李婆也不愿看到儿子夫妻不和,主动提出不住进去,她说:“我一个人住外面,自在的哩!”
其实李婆知道她儿媳妇嫌弃她,她也知道她小儿子李聪的秉性:软弱,怕老婆。
04
这一年,李婆55岁了,她再也干不动了。大半辈子的操劳,她积劳成疾。她把卖早餐的小摊给关了。
现在她什么也没有了,钱没了,房子没了,就连儿子都没了。三个儿子没有一个愿意出钱养她,推来推去,最后只好协商着每人每月给李婆五斤米。
说到最后,奶奶长叹了一口气:“李婆忙活了大半辈子,把三个孩子拉扯大,却落得这般下场。”
听完李婆的故事,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。中国有句老话说“养儿防老,养儿防老。”
李婆有三个儿子,却老无所依,甚至连一个安稳的窝都没有。晚年孤独,拾荒为生,这又是什么道理?
第二天的下午,在菜市场,我又看到了李婆。孤独的身影,还是那顶破草帽,还是那件藏青色棉衣,还是那支开了花的竹竿。
她弯着腰,像是在捡些什么。我定眼看过去,不禁鼻子一酸,眼泪都快掉下来了,那一幕,我不会忘记。
李婆正在捡别人扔掉不要的菜叶子,她一根根挑着那些不那么坏的叶子,装进她的麻布口袋。
我实在不忍心看下去,把自己菜篮子的菜硬塞给李婆,没等李婆反应过来,匆忙跑了。
05
今年我又回老家了,奶奶说:“三妹啊,李婆走了,我们去给她上柱香吧。”我一愣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丧礼的场面堪称壮大,铜锣的声音响彻天际。门口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纸人和纸楼,金的银的,都是纸做的。
穿着道士服做法事的人有好几个,唱着超度亡灵的哀歌。
铜锣声,吵杂声,哭声,哀歌声混杂在一起。
奶奶领着我走进屋子里,一副豪华棺木摆在中间,棺木上满是繁复的装饰。一旁跪着的是李婆的三个儿子和两个儿媳。李婆的儿子和儿媳妇都哭得声嘶力竭,却不见有几滴眼泪。
门外有几个请来哭丧的婆子,哭得更卖力,眼泪鼻涕齐下,好像去世的是他们的至亲。
我跟着奶奶,双手拿着香烛,虔诚地拜了三下,插到了香炉上。
那一瞬间,我看到了李婆,安详地躺在棺材里。好像这外面一切都与她无关。
我被这香油的的气味熏得头昏脑涨,匆忙地离开。
冲出吵杂的人群,呼吸着新鲜的空气。
我抬起头,望着那灰白的天空,眼泪不觉掉了下来。
“李婆,愿天堂有你的家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